2008年9月14日 星期日

花樹競豔.陽光燦爛—西合歡山紀行       (作者 文/影兒 攝影/Kai)

位於中橫霧社支線上的合歡群峰,有著柔美的玉山箭竹(Yushania niitakayamensis)草坡山頭,在春末夏初更以令人驚豔的玉山杜鵑(Rhododendron pseudochrysanthum)(合歡東峰)、紅毛杜鵑( Rhododendron rubropilosum)(北合歡山)吸引了如織的遊人,一直是公認最易親近的幾座百岳,除了西合歡山之外。
過去,要爬西合歡山(標高3145m),得先登頂北合歡山(標高3422m),再沿其西稜,一路經過無數個上上下下的小山頭,才能撿到這顆百岳;回程更是辛苦,在體力耗損的狀況下,還得原路爬回這些山頭。這一來一回,至少需要八、九小時以上,大部分的登山隊是天還未亮就出發,體力差一點的人,還得走到天黑才能下山,甚至有些隊伍乾脆排個兩天,在山上過夜。
我向來不以撿百岳為爬山的目的,每每看著北合歡山到西合歡山這條單調的草坡稜線,就沒有走過去的慾望。近年來,知道有一條新的登山路線,是從力行產業道路的華岡入山,經合歡溪畔的步道,可以輕鬆地一天來回西合歡山,沿途有高山溪谷可以戲水,還有台灣鐵杉(Tsuga chinensis)、台灣冷杉(Abies kawakamii)的清幽,最後才上到高山草原,遊程較為豐富多變,於是有點心動。
我和森林系的好友Elsa與她老公,是這一兩年來新組成的爬山小隊,這一次,很開心有位新伙伴Kai的加入,於是成為陣容堅強的四人團體。這個團體裡,Elsa夫婦包辦了公糧的採買,辦理入山、保險等繁瑣的雜務,還要辛苦地從宜蘭一路開車,經梨山、福壽山農場至華岡——事實上,他們的積極安排,是此隊成行的主要推手。Kai是植物專家與攝影好手,讓此行的學術性與藝術性增色不少;至於我嘛……我只能盡力當好個嚮導囉!
一般登百岳,通常指標明確、路口明顯,然而這條新路線似乎並非如此。我在網路上搜尋了幾個登山記錄,每一個的講法竟都略有出入!主要的差異,就在於那條合歡溪,到底好不好過?最後終於問到了一位親自走過的學弟,大概知道渡溪後到登山口之間的路況,才略覺安心。
於是,我們在九七年八月底出發了。來到福壽山農場,沒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現代,竟還發生「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的土匪行徑!我們一行四人,加上一台車,雖然都拿出了在公家機關工作的身份,打了折之後,還是被硬生生搶了兩百多元!
一路往南開,我們忍不住罵聲連連。福壽山農場硬指說力行產業道路的北邊這十公里是由他們所開闢、維護,即使我們只是路過,沒有要在農場玩,還是要跟我們收費(但若反向由南往北路過力行產業道路,則無須收費)。但看這路況,坑坑洞洞,實在看不出哪裡有維護?
路過華岡之後,循支線向左,過了記錄上所說的「圓環」,我們覓得了一個還不錯的過夜營地。
營地在一個小小的南北走向稜線上,東邊是大甲溪上游的合歡溪;西邊是大肚溪上游的北港溪。
向東看,近在眼前的就是明天要爬的合歡西峰——覺得好近哪!只不過,路還要沿山腰繞四分之一圈,才到登山口。
 照片1 營地朝霞,右方巨大山影即為西合歡山


往北望,有個小小突起的松嶺山,山頭後面透出梨山方向的燈火,在這深山裡,還是覺得光害很嚴重。
西方,像屏風一樣壁立的,是白姑大山及其南稜,看起來頗為壯觀,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去爬?
西南邊的遠方,順著北港溪溪谷望去,有個小小獨立的山塊,是北東眼山。
   照片2 北港溪谷雲海,左側為北東眼山,右側為白姑大山南稜


晚間,溪谷吹來的風打得外帳烈烈作響,谷間的零星燈火隨著散了又聚的霧氣忽現忽隱。明天究竟是好天氣還是壞天氣呢?Elsa夫婦似乎頗為擔心。
深夜,我被明亮的月光照醒,然後再安心入睡,相信明天會是個大晴天。不知為什麼,這次上山,一直有種溫柔寧定的感覺。或許是和好朋友一起吧!再加上山上清涼舒爽的空氣,一掃塵世的煩擾。
清晨五點半起床,天上的雲彩尚未散盡,送給我們一片炫麗的朝霞。
出發了!我手上拿著印來的四份記錄,心裡還是有點小小的焦慮。這趟西合歡山之行的地點是我選的,而我究竟能不能順利帶大家找到藏在合歡溪岸的登山口?合歡溪好不好渡過?究竟是如記錄所說,溪水深及大腿,冰冷刺骨,還是如學弟所說,清淺易行,連鞋子都不會弄濕?
我們沿著記錄上所謂的「合歡溪步道」前行。路徑寬闊,坡度平緩,山風輕拂,走起來極為舒適愜意,比起上個月去爬畢祿山所走的八二零林道的鬱閉悶熱,還有滿路咬人貓(Urtica thunbergiana)來得好多啦!
走沒幾步,Kai就在路邊發現一叢庫氏山珊瑚(Galeola falconeri),鮮黃色的花朵盛放,彷彿在歡迎我們到來。想起梅峰農場大門外也有一叢庫氏山珊瑚,還有南湖大山的門戶,七一零林道的入口處也是,真是有趣的巧合!
 照片3 庫氏山珊瑚(Galeola falconeri)


Kai說了,來到這裡,他有感覺,會有「怪物」,也就是稀有、有趣、特殊的植物,等著我們。真是羨慕,又佩服!我對植物的感覺,好像,只能停留在「喜不喜歡」……
果真,一路上,我們看到了高山橐吾(Ligularia kojimae)、高山當藥(Swertia tozanensis)、台灣劉寄奴(Nemosenecio formosanus)、高山青木香(Saussurea glandulosa)、台灣稻搓菜(Lapsanastrum takasei)、單穗升麻(Cimicifuga simplex)等,都是頗為少見的植物。嗯,真是個好地方!會不會是第一次有植物專家來到此處呢?
  照片4 台灣劉寄奴(Nemocenecio formosanus)

  照片5 台灣稻搓菜(Lapsanastrum takasei)

 照片12 高山當藥(Swertia tozanensis)


邊走邊拍照,打混了約莫一小時,來到記錄上寫的「攔砂壩」。好,我得要繃緊神經,仔細看路了。
此時山在溪的北面,我們則在溪南岸,要從哪裡過溪,就是最大的問題。
我張望了一下,過攔砂壩上溯大約三十公尺的對岸,有登山路標;且此處的溪中有些大石可踩,就在此過溪看看吧!我穿著雨鞋,不怕濕,就請其他人先等等,待我過去探路再說。
路標的上方,有破舊的繩索,上攀的路徑看起來很「硬」,又陡、又滑,不好惹。照記錄上的說法,這是一條溪水暴漲時的替代路線,遂略過不走,繼續沿溪上溯。
爬過一些大石頭,看到前方又有一些路標,還拉著橫向的繩索,我想,這就是學弟所說的登山口了,於是退回渡溪處。
  照片7 登山口,位於合歡溪北岸,即圖中左側稜線


看到Elsa已換上涼鞋,試圖走進溪水裡。海拔兩千五百公尺的高山溪水,縱使在盛夏,亦極為冰冷,Elsa說是刺骨的痛。我趕緊走進溪中,引導、扶持她過溪,慶幸自己穿的是雨鞋。
帶大家來到登山口,在等待他們換上登山鞋的同時,我又往上探了一下。登山口有三岔開口,第一個極陡,落差又大,稍微再往前幾公尺,選第二個比較好上。
從此,離開了合歡溪谷,就是陡上的開始。我的心情反而放鬆了,因為接下來的路就像一般大眾化登山路線,路跡明確而且沒有困難或危險地形。
一開始是針闊葉混和林,林下極為稀疏,Kai說是柔軟的草本都被動物吃掉了,只剩下堅硬、有刺的植物。唉呀,那如果本來有我的雙葉蘭(Listera),也早就被吃光光囉!
往上行,漸漸轉變為鐵杉林,林下則為玉山箭竹。這段的感覺和南湖大山從舊雲稜山莊到審馬陣山之間的鐵杉林有點像,不過箭竹沒那麼密,鐵杉也沒那麼壯觀,算是年輕的鐵杉林吧!
接著,比我預料的早,就出了森林界線,來到草坡上。草原的坡度比森林裡稍緩,再加上沒有林木的屏蔽,山風徐來,令人精神一爽!
草坡上有紅毛杜鵑,若是六月來,滿山桃紅,應可與北合歡山比美吧!此時杜鵑花期已過,舞台是屬於草本的小花兒們:台灣龍膽(Gentiana davidii var. formosana)、阿里山龍膽(Gentiana arisanensis)、黑斑龍膽(Gentiana scabrida var. punctulata)等龍膽家族,還有玉山金絲桃(Hypericum nagasawai)、玉山佛甲草(Sedum morrisonense)的鮮黃花朵競豔,即使連善於隱身的綠色花朵的細葉零餘子草(Herminium lanceum),還有日本石松(Lycopodium japonicum)、玉山地刷子(Lycopodium yueshanense)、反捲葉石松(Lycopodium quasipolytrichoides)等蕨類植物,都顯得如此可愛!
  照片8 台灣龍膽(Gentiana davidii var. formosana)

  照片9 黑斑龍膽(Gentiana scabrida var. punctulata)

  照片10 阿里山龍膽(Gentiana arisanensis)

  照片11 玉山佛甲草(Sedum morrisonense)


隨著高度的上升,視野也擴展開來。合歡山群近在眼前,奇萊主北則從其間探出頭來。令人怵目驚心的是力行產業道路沿線,人類可怕的破壞力一覽無遺!昨天隱藏在暮色中的滿目瘡痍,如今現出原形。我真的不想買、不想吃那些高山蔬菜水果!
遠遠聽見了有人吆喝的聲音,果然再走沒多久,就來到此行最高點,標高3225m的三岔路口。由此東行,即可前往北合歡山;向西,進入一片冷杉林,是往西合歡山的路。
聽到遠從北合歡迢迢而來的人比我們早抵達,有點意外;不過話說回來,我們可是悠閒地認植物、拍照、欣賞變化豐富的山景走上來的,可比一味趕路、撿山頭有趣多啦!
台灣冷杉的深紫色毬果直立,上頭點綴一些晶瑩剔透的松脂,就像是一根根霜淇淋一樣可口!冷杉林下則有另一些晶瑩剔透的小花:水晶蘭(Monotropa uniflora)、錫杖花(Monotropa hypopithys)、阿里山全唇蘭(Myrmechis drymoglossifolia)等。
  照片13 台灣冷杉(Abies kawakamii)

  照片14 水晶蘭(Monotropa uniflora)


出了冷杉林,又是箭竹草原。草原平緩,陽光非常的好,晴暖而溫和,沒有咬人的毒辣;山風烈烈吹著,卻也沒有寒意,只覺得通體舒暢,真是快哉此風!今天是節氣「處暑」,處,止也,果真暑氣已消,有著秋天的味道了。
我漫步在寬廣的稜線上,享受陽光、享受風,覺得好像可以一直這樣走下去。
放眼四顧,群山環繞:北邊隔著大甲溪谷對望的,是雪劍山列,山峰在雲間忽隱忽現;南方遠處,穿透濁水溪及其支流丹大溪、巒大溪、郡大溪的溪谷遙遙望去,是不容錯認的玉山三峰聳立天際;而北一段、北二段的南湖、中央尖、無名山……山頭的板岩反射著陽光,雄偉峻峭,又是一絕!
  照片16 右前方雄峙天邊的是南湖、中央尖、無名山,左前方則為雪山山脈


這西合歡山和志佳陽大山一樣,都有點搞怪,基點峰都比最高峰矮一截,我們走到最高峰,就看到基點峰人影綽綽,從北合歡來的山友還真不少。
在抵達基點峰之前,又有一片冷杉林,林緣有個小水池,池水遠看是褐色的,但近看還算乾淨。從基點峰往回走的山友們在此煮食泡麵,卻不知是自備飲水,還是取用池水?
  照片15 箭竹草坡上,水池映著籃天


我們在基點峰拍照,悠閒地晃蕩了許久。附近有一大片玉山針藺(Trichophorum subcapitatum),在山風的吹襲下,拍起來頗有油畫的效果。
  照片17 白姑大山群峰,前方則為玉山針藺(Tricophorum subcapitatum)


然後,終究是要依依不捨地下山了。下山的路上,在草坡的露岩上拍到了漂亮的尼泊爾籟簫(Anaphalis nepalensis)。
  照片18 尼泊爾籟簫(Anaphalis nepalensis)


綜觀這趟行程中的植物,大致以合歡溪為界:過溪陡上之後的登山步徑,看到的就是一般高山常見的種類;反而是溪旁的產業道路邊,有著令人驚喜的奇花異草。
回到了合歡溪畔。清晨出發時,陽光還未照進溪谷,尚不覺得她的可愛;現在,看著清澈的溪水奔流,真的好想跳下去玩兒啊!
  照片6 清澈冷冽的合歡溪

  照片19 合歡溪谷的SPA潭


此時的溪水量算是小的吧,所以無須動用到記錄中說的那條高繞路;Kai甚至穿著登山鞋,跳著石頭就過溪了,顯得合歡溪可親的一面。不過,若是暴雨過後,從攔砂壩到登山口,恐怕真的得費一番功夫,小心應對才行。
回到合歡溪步道上,Elsa夫婦想著寶貝兒子,歸心似箭;而我和Kai則一路採植物、壓標本。除了早上見到的那些稀有植物之外,Kai又發現了一種「怪物」,三出葉的唇形科植物,正在結果。她是誰呢?
  照片20 掌葉野霍香(Rubiteucris palmate)


掌葉野藿香(Rubiteucris palmate)!八十年來,鮮少人發現的神秘植物。一叢翠綠色的族群,隱身在青草間,若非有植物專家的慧眼,她將在此沈寂多久?
誰又能想到,在這個遊人如織的旅遊勝地與高冷蔬果產區環繞下的一處幽靜溪谷裡,會有如此美麗的相遇?
Kai說這條路線太精彩了,想要四季都來走一趟,看看還有沒有什麼怪植物出現……我想,無論春風秋月、夏花冬雪,四季的合歡溪,應該也都有不同的迷人風采吧!
當下一次植物與山呼喚的時候,我們會知道。

3 則留言:

szyi 提到...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老師的朋友?
真棒! 看到好多特別的植物~~~
今年因為修課等關係,
分別在4.6.9月各去了一次合歡山
以為在不同季節去,應該就把大部分的可愛的植物們看得差不多了
原來....還是有這麼多連聽都沒聽過的植物在那裡等著
那些是我翻的一些高山花草書上都沒看過的
好想親眼看看唷....

Eric Lin 提到...

乍看題目未入正文之前,有一點小小的生氣,綠林遊梭客路過合歡山竟然沒到小風口坐坐?仔細看完,才知你們是從華崗上、下合歡西峰,並沒經過小風口。看你們走來似乎很輕鬆,還能沿途捻花惹草,不過我今年九月初也才從合歡北峰登山口走向合歡西峰,當我從那滿布紅毛杜鵑的陡波上方下望,我開始慶幸我不是從華崗上來的!
看到你們拍的那陽光燦爛的照片,也讓我大大羨慕,我上山那天可是陰雨天,還好到達合歡西峰時,太陽也偶而出來露露臉。
從合歡北峰登山口往返合歡西峰的確不是討喜的路線,十餘年前我也走過一次,只覺得又臭又長,也不認為自己會再去走一次合歡西峰,但後來知道有可以從華崗下去的路,也才讓我有再走一次的誘因,其實如果可以安排好在華崗的接駁交通,走合歡北、西峰再下華崗會是比較理想的路線。

uset18 提到...

想不到往合歡西峰還有這條秘境,有機會值得走走,感謝啦!